星晷

轰出only/我的英雄学院/佛系养老咸鱼。
轰出超级棒。心操真可爱。

大概是虚假的武暗情了!
*我绑华喜欢用一个武当的号
想给她画的图。
p2花絮,基本是我们了√虚假无比的兄弟情√
(私心打武暗,武暗真香!)
(主要自己画的爽一下嘿嘿嘿)

没错,两个都是我,这样或许你可以看到了。给你花花。

无言:

小号没绑定发不了了。
山芋白道长,520快乐。
(抱歉我真的画不出来,小号:@在下顾念北 

悄咪咪。
师弟啊,P6可以让你清楚认识到,你的三师兄(我)是副啥德行。_(:3」z)_@R255 
嘻嘻嘻,溜了溜了。画的玩的就不打tag了。

第一张是我想让你看到的。🌿🌿🌿٩( ᐛ )و
瞎皮记录这个帮好暖啊!!!

金陵春(武暗)无脑随笔

一、春风又起纸鸢断
春。
花满金陵,暗香躺在三生树上,漫无目的地仰望被树枝遮住的天空。
一抹亮色近了——纸鸢。暗香的紫眸亮了“忙趁东风放纸鸢么?”悠悠然坐起身,从树上跳下。
“暗香。”
转身回看,纯白映入眼帘。
“道长?”
武当手拿一个泛着金光的纸鸢,眉眼含笑:“想玩吗?”
“嗯!”暗香猛的点点头。
武当失笑,将手中的金色小纸鸢递出,暗香轻轻接过,抚了抚。
春风解人意。
迎风抛出。
风起鸢飞。
“哇!”
武当笑笑:“这纸鸢可是飞的比普通的要高的。”
“可怕是要害劲椎病啊,道长。”暗香也笑了笑对着武当一阵出神。
“啊!”暗香感到手中的红线突然一松,那纸鸢竟随风飘远。
武当急了,运功飞起,意欲抓住空中摇晃的红线,但扑了空。
暗香失神,痴痴地望着那抹白与飞远的红线,一时,酸涩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“道长……”
“没办法了。”武当无奈,又跑回暗香身旁。
暗香低下头,将脸深埋在围巾里,乌发遮住了半边脸。
武当并未察觉面前人眼眸中的暗流涌动却道:“只好下次再玩了,我再去做一个给你。”
“道长。”
暗香拉住白色道袍的一角。
“嗯?”武当眼中满是温柔。
沉默。
武当也不急眼中柔情一分未减。
暗香抬眸,盯着道长细长的眸满脸的认真。
“我心悦你。”


武当愣住了。
暗香转身就走。
“等……”武当张张嘴,想叫住他又顿住了。
暗香离去的身影停了又折回来。
“忘了吧。”
紫色的眸仿佛藏了星辰大海。
武当向前走了一步,一股淡淡的兰香萦绕鼻尖。
暗香没有回避,定定的看着他。
武当意外的发现,那个皮皮的小暗香,其实挺好看的。
“道长可知水逝无痕?”
“你的名字?”
“暗香乃是九死一生的门派。像逝去的流水一般没有痕迹,这不就是每个暗香弟子短暂的一生么?”
暗色的围巾被暗香猛的扯下了。清秀的脸庞,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之下,武当瞪大了双眼,眸中满是惊讶。
“道长,知道暗香弟子要带人皮面具的吧?”
“嗯,可……”武当硬生生没说出:你不是就是这张脸从未变过么?
“我从未在你面前带过面具。”
暗香笑了。
或许这就是“瞬目迷千劫”吧。
武当不经意红了脸。
“山芋白。”暗香歪歪脑袋,将孤月冠散下。
“有缘”
“江湖”
“不再见。”
月落乌啼,空留兰香。
心悦君兮,君却不知。
愿此情绝,江湖不见。








注释:
1.颈椎病那段是真的,我真的就这么说的(正经脸
2.水逝无痕、山芋白ID是我和我家绑定道长滴,写之前还特地问了他。∠( ᐛ 」∠)_
其实水逝无痕这个名字我起的时候就觉得超级符合暗香这个门派。
3.瞬目迷千劫那句暗香题诗是瞎猜的意思。不要太较真。_(´ཀ`」 ∠)_
4.孤月冠是道长特别喜欢的,然鹅我更喜欢霜兰多一点。
5.月落乌啼 暗香隐身技能,我开了个隐身就跑,仿佛忘记自己还在组队中x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。
6.高调承包绑定道长。但是他的举止让我产生了错觉,感觉要被扳成暗武了,在线等,急。
7.谢谢阅读。
故事大概:暗香想嫖道长,道长一直没察觉,暗香看到风筝线断认为这个情缘要GG 于是装13表了个白就溜了X
















武暗催债团了解一下。
一些小脑洞,瞎画画看的开心就好。🌚
最后一张是练上色的。(画的是方莹X
我永远喜欢武暗!!!!
有没有人清风解语区的,找我皮啊!_(:3」z)_

吹爆暗香!
顺带有没有清风解语的道长一起玩耍?

【抱抱】武暗

灵感来源楚留香动作。
【抱抱】武暗
好久不见啊。武当笑眯眯的看着暗香弟子,暗香弟子被他看的脸红红“你想干什么?”武当搓搓手,向前迈出一大步,暗香猛的向后一退,转身想溜,武当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的手,打弯抱起。暗香羞红了脸“放我下来!死道士!”“我偏不!”武当抱紧了怀中人美滋滋的回武当了。

武暗轶事

武暗轶事

1.【为君倾伞】
江南烟雨纷纷绵绵,打落在暗香的发上,暗香静坐雨中,运功疗伤。落于头上的雨滴转瞬骤停,雨声却未断。抬眸,身着白鹤袍的少年为之倾伞。
“多谢。”
少年摇摇头笑道:
“为君倾伞,只因我心悦于你。”
“不知,师妹意下如何?”
“滚,死道士。”
2.【墨守成规】
武当的金顶凉风阵阵,武当正做着课业。风悄悄送来了兰花的香味。
“树上舒服吗?”白鹤道袍的少年倚着扫帚朝着树上莞尔。
“啧。”身着暗色的长发少年冷着脸从树上显了身,跳了下来。
“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做课业?”暗香倚在树荫处,话中带刺。
少年微翘嘴角“武当有武当的规矩。”
暗香挑了挑眉,斥道“墨守成规的呆子。”
“我愿为君,打破常规,嫁于我了解一下?”
暗香拉高了围巾,猛的扭过头。
“死道士,不知羞耻!”
3.【初次见面】
暗香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“这武当山也太大了吧?”暗香隐着身在树木间跳来跳去。
一抹白色跃入暗香的眸“太好了,终于看见个训逻弟子了!”暗香运起轻功,却中心不稳,树枝啪的断了,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袭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俏的脸,白鹤道袍,阴阳的剑匣。
暗香愣愣地看着他,丝毫没注意到落下的紫色围巾。道袍少年微微一笑,将怀中人抱紧了点。
“暗香曾传有,见了其弟子的真容便要以身相许。师妹,余生愿闻其详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你个没羞没躁的死道士!”
暗香顿时就想打死他。
4.【醉】
从点香阁里出来时,暗香已经醉醺醺的了,烈酒使暗香一阵头晕目眩。“嗯?小二再来一壶酒。”暗香第一次在武当面前露出面瘫以外的表情“好啊。”武当挑了挑眉,一手扶住暗香,一手圈住他的细腰。暗香顿时软瘫在武当的怀里。突然傻笑起来“你长得好像那个死道士。”武当笑眯眯的看着他,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“不过啊,那个死道士就会贫嘴,天天说什么要娶我…”满脸因酒而涨红的暗香顿了顿,一手接过武当递给他的醒酒茶一饮而尽。“然后呢?”武当很好心的替他擦擦嘴,脸上笑意更深。“一点也不正经,可我明明从不会吃这一套的,为什么会越陷越深呢?”暗香的声音越来越小。“喂,你说哪天那个死道士不心悦我了怎么办?”暗香突然抬起头,望着眼前。“…………”武当笑意全无,认真的望着暗香的黑眸“除非他死了。”暗香痴痴的笑了,“这世上只有我可以打死他,其他人?做梦!”武当搂紧了怀中人“好好好,你说的都对。”
第二天暗香无地自容“我都说了什么,死道士全知道了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
5.【醋意】
“你等等。”白鹤道袍叫住了眼前溜得极快的暗香弟子“干嘛?”暗香没好气道。“给,糖葫芦。”武当从包裹里捣鼓一阵。“不要。”暗香朝武当做了个鬼脸。“……………”武当一反常态,一言不发。暗香心里突然害怕起来,他赶紧跑到武当面前。
“怎…唔。”
话还没说完,就被武当一把死死拽住,狠狠的咬住他的朱唇,血腥味在双舌间蔓延。
“发什么疯,死道士!”暗香分分钟炸毛。
武当只是眼眸暗暗的看着他,半晌,他轻轻说道“你自己清楚。那个小姐姐给你的糖葫芦你就要,贫道给的你反而不要?”暗香呆住了“死道士你这是吃醋了?”武当撇过头,不看暗香。
“脑袋被牛踢了?”暗香急了。
“用行动证明。”武当冷道。
暗香咬着唇似乎下了很大决心,最终选择,拽住武当的白鹤袍,踮起脚尖,蜻蜓点水般吻住武当的唇。
脸涨红道“满意了吗?”
“当然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——没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