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晷

轰出only/我的英雄学院/佛系养老咸鱼。
轰出超级棒。心操真可爱。

金陵春(武暗)无脑随笔

一、春风又起纸鸢断
春。
花满金陵,暗香躺在三生树上,漫无目的地仰望被树枝遮住的天空。
一抹亮色近了——纸鸢。暗香的紫眸亮了“忙趁东风放纸鸢么?”悠悠然坐起身,从树上跳下。
“暗香。”
转身回看,纯白映入眼帘。
“道长?”
武当手拿一个泛着金光的纸鸢,眉眼含笑:“想玩吗?”
“嗯!”暗香猛的点点头。
武当失笑,将手中的金色小纸鸢递出,暗香轻轻接过,抚了抚。
春风解人意。
迎风抛出。
风起鸢飞。
“哇!”
武当笑笑:“这纸鸢可是飞的比普通的要高的。”
“可怕是要害劲椎病啊,道长。”暗香也笑了笑对着武当一阵出神。
“啊!”暗香感到手中的红线突然一松,那纸鸢竟随风飘远。
武当急了,运功飞起,意欲抓住空中摇晃的红线,但扑了空。
暗香失神,痴痴地望着那抹白与飞远的红线,一时,酸涩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“道长……”
“没办法了。”武当无奈,又跑回暗香身旁。
暗香低下头,将脸深埋在围巾里,乌发遮住了半边脸。
武当并未察觉面前人眼眸中的暗流涌动却道:“只好下次再玩了,我再去做一个给你。”
“道长。”
暗香拉住白色道袍的一角。
“嗯?”武当眼中满是温柔。
沉默。
武当也不急眼中柔情一分未减。
暗香抬眸,盯着道长细长的眸满脸的认真。
“我心悦你。”


武当愣住了。
暗香转身就走。
“等……”武当张张嘴,想叫住他又顿住了。
暗香离去的身影停了又折回来。
“忘了吧。”
紫色的眸仿佛藏了星辰大海。
武当向前走了一步,一股淡淡的兰香萦绕鼻尖。
暗香没有回避,定定的看着他。
武当意外的发现,那个皮皮的小暗香,其实挺好看的。
“道长可知水逝无痕?”
“你的名字?”
“暗香乃是九死一生的门派。像逝去的流水一般没有痕迹,这不就是每个暗香弟子短暂的一生么?”
暗色的围巾被暗香猛的扯下了。清秀的脸庞,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之下,武当瞪大了双眼,眸中满是惊讶。
“道长,知道暗香弟子要带人皮面具的吧?”
“嗯,可……”武当硬生生没说出:你不是就是这张脸从未变过么?
“我从未在你面前带过面具。”
暗香笑了。
或许这就是“瞬目迷千劫”吧。
武当不经意红了脸。
“山芋白。”暗香歪歪脑袋,将孤月冠散下。
“有缘”
“江湖”
“不再见。”
月落乌啼,空留兰香。
心悦君兮,君却不知。
愿此情绝,江湖不见。








注释:
1.颈椎病那段是真的,我真的就这么说的(正经脸
2.水逝无痕、山芋白ID是我和我家绑定道长滴,写之前还特地问了他。∠( ᐛ 」∠)_
其实水逝无痕这个名字我起的时候就觉得超级符合暗香这个门派。
3.瞬目迷千劫那句暗香题诗是瞎猜的意思。不要太较真。_(´ཀ`」 ∠)_
4.孤月冠是道长特别喜欢的,然鹅我更喜欢霜兰多一点。
5.月落乌啼 暗香隐身技能,我开了个隐身就跑,仿佛忘记自己还在组队中x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。
6.高调承包绑定道长。但是他的举止让我产生了错觉,感觉要被扳成暗武了,在线等,急。
7.谢谢阅读。
故事大概:暗香想嫖道长,道长一直没察觉,暗香看到风筝线断认为这个情缘要GG 于是装13表了个白就溜了X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12)